不只DDR、水行侠忧郁过,爱神甚至呼吸困难!球员庞大心理阴影

749 881

当你身价千万,身旁拥有豪宅美女无数,你会冷漠忧虑?当你曝露在镁光灯下,享受着来自现场球迷的欢呼拥戴,你会烦躁不安?

看起来,这些人本该过着让大多数人羡慕的生活,但真实的情况就是,童年的阴影,工作的压力,或是伤病的侵蚀,心理疾病,随时都有可能袭来。

即便强如Steven Adams,一个身材魁梧的纽西兰硬汉,近日在自传《我的人生,我的奋斗》中,也公开透露自己曾经经历过的那些孤独。那对于那些身患忧郁症的人们来说,他们究竟应该怎幺样才能走出来呢?

不只DDR、水行侠忧郁过,爱神甚至呼吸困难!球员庞大心理阴影

什幺是忧郁症?

忧郁症,又被称为是忧郁障碍,显着而持久的心境低落是其主要的特徵。一般而言,这些人的心境低落与其处境不相称,情绪的消沉可以从闷闷不乐到悲痛欲绝,自卑忧郁,甚至悲观厌世。严重者会出现幻觉、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。每次发作持续至少2週以上、长者甚或数年。

NBA中身患忧郁症的球员不少,远的不说,刚被暴龙送走的DeMar DeRozan就是其中之一。今年2月,DeRozan透过社群网站,坦诚自己饱受忧郁症的困扰。「篮球艺术家」Larry Sanders更是因为身患忧郁症,失去了对篮球的热情,巅峰时期,便选择退出联盟。

骑士球迷们都知道,Kevin Love也曾在《球星看台》上撰写长文,透露自己身患心理疾病。只不过,Love得的是恐慌症(Panic attacks),而不是忧郁症。虽然都属于心理疾病,但两者之间,还是有一些不同的。

不只DDR、水行侠忧郁过,爱神甚至呼吸困难!球员庞大心理阴影

医学上对恐慌症的解读是一种由交感神经过敏、导致的焦虑型精神官能症,症状发生时的表现包括心跳加速、呼吸困难、头痛、头晕、反胃、颤抖、冒冷汗、喉咙异物感、过度紧张、肌肉僵硬、胸痛、身体或脸有灼热感、手指或脚趾刺痛感、失真感等。患者会有强烈的不适,通常需要接受治疗。

恐慌症的可怕之处在于发病前通常毫无徵兆,突然就会发作,而且若是频繁发生,会有演变成慢性病的危险,令患者长期饱受煎熬,严重者甚至会丧失生活能力。一般而言,身患这种疾病,可能是源于三个原因。家族遗传,身体某项生理机能失调,或者就是压力过大。

心理疾病发作是怎幺样?

心理疾病发作,通常会影响到一个人的状态和情绪,普通人尚且会影响到工作和学习,对于平常处于紧张的训练和比赛的运动员来说,更是如此。

别看DeRozan表面风光,但球场之外,他的痛苦只有他能懂。「我有很多这样负面情绪缠身的夜晚,从我小时候,我都会有这样的夜晚,但我想这也是我行为举止养成的原因。如果你不了解我的话,会认为我很安静,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淡然处事。」

不只DDR、水行侠忧郁过,爱神甚至呼吸困难!球员庞大心理阴影忧郁症的世界,正常人会很难懂。当病症发作的时候,整个世界,你可能都会毫无兴趣。原本,Larry Sanders被认为有机会成为NBA的顶尖中锋,但进入这个联盟后,他渐渐找不到篮球的快乐了,NBA球员这个身份带来的巨大压力,让他喘不过气来。

「他进入这个名利场所,开始担心起未来的生活。」Sanders的母亲说,「怎幺处理意外状况?怎幺规划自己赚到的钱?怎幺照顾好自己?谁值得信赖?该和谁当朋友?该追随哪位前辈?」Sanders的母亲曾经这样说道。

「情况为什幺会变成这样,」Larry Sanders也曾这样问自己。有那幺一段时间,Sanders不知道该怎幺改变,吸大麻成了他寻求解脱的方式。2014年2月,夜店斗殴事件后三个月,刚刚伤癒复出不久的Sanders又在对火箭时眼眶骨折,他认为球队当时为了让自己儘快回到场上打球,以便让大合约物超所值,而没有照顾好自己。

不只DDR、水行侠忧郁过,爱神甚至呼吸困难!球员庞大心理阴影「球队的态度就是,让我回去好好休息,然后就把我送回家,根本不担心有什幺问题。」Sanders回忆道,「然后在第二天,我发现自己的眼眶骨折了,这让我不得不慎重考虑离开NBA,哪怕仅仅从健康状况考虑。自此之后,我不再认为和他们和公鹿在一起是安全的。」

相较于DeRozan和Larry Sanders,Love的情况似乎更加糟糕。「我在场上喘不过气来,十分诡异,明显感觉心跳加速,呼吸困难,彷彿天旋地转,就像大脑要从头跳出来。你觉得空气都变得沉重,口乾舌燥,四肢无力,好像身体在对我说:『你就要死了!』我回到更衣室,瘫倒在地板上。」

不只DDR、水行侠忧郁过,爱神甚至呼吸困难!球员庞大心理阴影那些走出阴影的人,是怎幺解决问题的?

虽然心理疾病对人会有着非常严重的影响,但忧郁、焦虑并非是洪水猛兽、不治之症。透过科学的方式,接受治疗,很多球员最终还是走出阴影,回到正常的生活。

比如说Adams,父亲去世,一度失去奋斗目标。但篮球,又让Adams走出孤独,重新找到快乐。「对我来说,战胜孤独就是回归正常,当我在威灵顿的时候,我把时间安排得很满,没有时间去自怨自艾。」

当然,像Adams这样,凭藉着自己走出阴影的还是少数,最好的办法,还是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。2010年的总冠军赛,湖人战胜塞尔提克再次夺冠,抢七大战,Metta World Peace的表现让人讚叹。夺冠之后,World Peace首先感谢的不是父母、不是队友,而是他的心理医生。

「我必须得感谢我的心理医生,因为没有她的存在,球场上我无法那幺专注。你可以想像,在休士顿火箭和印第安纳溜马,我都是一个场均可以拿到20分的球员,但在湖人,我们的队伍中有Kobe Bryant、Pau Gasol、Andrew Bynum、Lamar Odom、Derek Fisher,不缺乏任何的东西,我一度很低落,因为我找不到自己的位置。我得不到像之前那幺多的球权,这让我倍感沮丧。」

不只DDR、水行侠忧郁过,爱神甚至呼吸困难!球员庞大心理阴影之后World Peace找到了自己的心理医生,并将自己的一些想法告诉她,「我知道我在和哪些人一起打球,我也想赢总冠军,但现在我有一些自私的想法。我想要做的事情,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做到。而她帮助我理解团队的重要性,让我更加了解自己,了解自己的个性。」

很多球员都羞于承认自己存在着心理问题,但事实上,亲朋好友的陪伴,可能才是开启心结最好的钥匙。2013年8月12日,火箭前锋Ryan Anderson和自己的演员女友Gia大吵一架后摔门而去,谁都没有想到,这一别,竟是天人永隔。当天晚上,Anderson收到女友在家中自杀的简讯。

噩耗击垮了当时还在鹈鹕效力的Anderson,他一度因为悲伤无法走路,甚至在医院坐着轮椅送别了自己的女友。在那之后,Anderson试着与世隔绝,绝食,自责和忧郁差点毁掉了他的一切。但好在队友、亲朋好友的安慰和陪伴,最终让Anderson重新走回了NBA的舞台。

不只DDR、水行侠忧郁过,爱神甚至呼吸困难!球员庞大心理阴影当然,心痛还需心药医,解铃还须繫铃人。当年在Jordan身旁打球,Pippen本来就顶着巨大的压力,1990年东区决赛前夕,Pippen的父亲去世,这对Pippen打击非常大。那一年东决公牛与老冤家活塞战至抢七,第七场比赛前,Pippen找到训练师表情痛苦地表示:「我头痛,视力模糊。」

但随后的那个夏天,Pippen跟随Jordan一起苦练,从最一开始根本跟不上Jordan,到逐渐在与Jordan的一对一中互有胜负,每天要防守世界上最好的得分手,同时也是垃圾话大王,让Pippen的抗压性不断提升,而飞快进步的Pippen克服了心理障碍,最终成为了一代名将。